招商局蛇口工业区万名职工就平安保险股权黑幕的举报信

招商局蛇口工业区万名职工就平安保险股权黑幕的举报信

马明哲 平安保险 党委书记 董事长 温家宝 27亿 财富 举报人

蛇口工业区的贪官抢劫了我们每一个职工巨额的补充养老金

二十多年来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金由扣除每一个职工工资中的一部份而积 累起来,但是现在我们每一个职工的补充养老金被蛇口工业区的贪官们抢劫而缩水, 我们手中的补充养老金折子上的数字应该是现在的 500 倍,请看下面的事实:

1988 年 3 月蛇口社保在平安保险公司占股份 51%。

1989 年 3 月中国远洋投股平安保险公司,蛇口社保在平安保险公司占股份 38.5%。

1990 年 8 月 蛇口工业区抢走了蛇口社保在平安保险公司股份的 80%。

2001 年 12 月 蛇口工业区又将蛇口社保在平安保险公司仅剩的 7.7%股份以 远远低于当时的市场价卖掉,而卖出所得 40%的钱拿去充作掌权者的年终奖金贪进 腰包。

2002 年 蛇口工业区在平安保险公司即将在香港上市之际,将其在平安保险 公司仅剩的 14.7%股份按当时折半市价 118 亿以六份之一低价 20 亿全部卖出。

1998 年 1 月 蛇口社保在金蝶软件公司占 40%的股份被蛇口社保总经理卖给 自己的亲戚,而且卖出股份而得到这些资金根本没有入蛇口社保的帐。

   除了以上这些,还有蛇口社保资金被违规操作和贪腐而导致大量的流失:

1995年 蛇口社保汇往大连的172万中的120万资金在95年3月到 97年11 月期间去向不明资金消失。

蛇口社保基金在福州投资的房地产福明苑,2526 万元在蛇口社保账面上消 失。

蛇口社保在福明苑项目上放弃了债权,4859 万资金白白送给对方了? 蛇口社保财务部资金余额与证券部的对帐单不符,其中差额为 6969 万元。

蛇口社保证券部接连两次谘询购买彩虹股票合理性,仅每次谘询费就支付 249 万元。

蛇口社保历任经理造成的基金损失更巨大却没人过问,没人被处分,损失 数额也未公布。

以上所指出的问题仅仅是蛇口社保基金存在着严重的经济犯罪问题的冰山的 一个角而已,就拿蛇口社保基金所占平安保险公司股份 38.5%来说,按照当时的上 市的股价就应该是 1020。25 亿元,而现在分给蛇口工业区全体职工的补充养老金 仅仅是 2.2 亿元,所以蛇口工业区的贪官们抢劫了我们每一个职工巨额的补充养老 金!

   我们号召蛇口工业区所有的新老职工一起团结起来,为追回我们被蛇口工业区侵吞的巨额补充养老金,万人签名上书中央。

联系人:谢女士 电话:13828815414 刘先生 电话:13242912022 孙先生 电话:13509653831 何先生 电话:13410297443

关于深圳市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金贪腐侵吞黑幕问题的情况及“9•26”事件真相

二 00 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晚 8 时至 11 时,在深圳蛇口体育中心和四海公园 门前,聚集了 6-7000 多名蛇口职工群众。进行“万人签名上书中央”活动,由于 事前深圳市南山公安分局得知, 作为深圳市南山公安分局却认为:将会发生群众 “非法”聚会,可能还会发生”游行示威”的行动,(尽管后来蛇口的职工群众才 知道,南山公安在当天(9 月 26 日)上午 10 点左右也将谢(女),刘,何,孙等 六人早被以“传唤”的名义抓去南山公安局分别控制了起来。但是从当晚 6 时起, 到了当晚深夜 12 时和第二天才逐个将以上六人放出回家)。于是南山公安分局就 出动了 20 多辆警车,两辆带高声喇叭的现场指挥车和 700 名警察、交警和防暴队, 事前守候在蛇口体育中心门口的马路两边,结果还是有近 7000 多名蛇口职工纷纷 来到该处而被滞留.因为警察在该区域用高音喇叭对群众进行多方解释和驱散成群

的职工,并将要签名的群众各自隔离一边,造成了希望签名的和关注围观的人员滞 留在该区域时间长达 3─4 个小时,蛇口该大道上一片人山人海,职工与群众对深 圳市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金贪腐黑幕问题的情况都议论纷纷.

关于造成这次深圳蛇口“9•26”事件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据我们调查,蛇 口工业区职工的社会保险养老金长期存在着黑箱操作,贪腐侵吞黑幕问题严重侵害 了数万名职工的社会保险金问题,2004 年 7 月蛇口工业区的 182 名老职工曾经多次 联名写信,上书给深圳市李鸿忠书记、市长,却没有得到任何正式的答覆,深圳市 市长办公室甚至藉口推说”蛇口工业区属中央国资委大企办管辖,要告就去中央 告”,致使这些问题被长期地拖延下来而至今未得到解决.这些联名写信上书的老 职工是 1981 年就开创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最早来的一批人,这个问题也涉及到蛇口 工业区约 4─5 万名职工的切身利益的大事情,他们为社会保险的养老金问题,通 过各种合法的方法和途径向上反映了有 2-3 年,但是未得到任何纠正,于是 2001 年他们曾联合 200 多名(全部是最先来到开发并建设蛇口工业区的)已退休的老职 工每人出律师费 400 元)集体到深圳市法院打官司,状告深圳市社会保险局,由于 被告主体不确定,又由于蛇口原四万多名老职工各自分散在原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的 不同公司和单位,原告和被告主体都不明确而官司被驳回。现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 公司的社会保险业务已被深圳市全部兼并和撤消;蛇口工业区(属局级)的上层领 导已换届多次,在处理职工社会养老金和退休费这个问题上却是越来越不负责任, 其中进行的多次黑幕交易和贪腐侵吞黑幕问题都严重损害和侵犯了 4-5 万多职工的 切身利益,造成广大职工的怨气也越来越大了!蛇口工业区许多知道真实内情的职 工都一致认为:不管蛇口工业区及社保公司,还有“中国平安集团公司”、招商集 团高官把蛇口社保的本应完全属于职工权益现增值为近 3500 亿的总资产化为乌有, 完全不经过原蛇口职工的同意,以权谋私,以强权鲸吞保险基金的巨额收益,数额 巨大,为数在全国都当属第一,(比起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中央立案侦查的社保 金问题还应大 100 倍!),这是蛇口工业区、招商集团和中国平保集团的“高官” 们极大的犯罪行为,而且其中也肯定存在着罪大恶极的贪污和腐败事实!这就是深 圳蛇口 2006 年”9。26”事件发生的起因。

我们仅仅就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公司和现已发展成为总资产近 3500 多亿的“中国平安保险集团公司”的关系和其中经济问题来举例说明,和是什么事 情造成深圳市蛇口 2006 年“9•26”事件真正的原由作个如下的简单说明:

深圳市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是 1979 年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最早批准的特区 之一,称为深圳特区中的特区,是一个完全独立的自行可以进行许多改革开放(如 招商引资,最早建立 400 多家中外合资企业和率先进行劳动人事工资改革等),这 些改革是不需要经过深圳市政府,绝大多数都是直接报请中央,由国务院特区办主 管的中央首长,副总理谷 牧同志直接批准照办的.当时的蛇口工业区虽小,但是 权利之大相当一个省级权限(这是邓小平文选中说过的这句话)蛇口工业区率先大 胆就工资,人事,社会保险等问题,比深圳市早若干年就自己进行了很有成效的改 革,受到中央的肯定,在讲述我国改革开放 20 多年的历程中,无不要写上蛇口工 业区进行的这些许多重点改革开放的事例。
   蛇口工业区在香港招商集团常务副董事长(原董事长历年为交通部部长兼任)袁 庚同志的领导下,提出蛇口工业区以兴办“出口加工中外合资企业,发展金融,码头,港口,物流”为主的办企业方针,蛇口工业区作为一个企业率先兴办了招商银行,中国平安保险公司两大金融企业,两大金融企业目前总资产都达到了数千亿,获得了巨大成功.

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基金的产生:蛇口工业区早于 1981 年就开始在全体职 工(包括外商企业和工业区直属企业的所有职工)的工资中,以 185 港元/每月、 每人的标准缴纳社会保险金,先存入当时的蛇口工业区劳动人事服务公司帐内,作 为今后职工医疗,工伤和养老退休的准备金,最早参保人员 1981 年—1995 年蛇口 社保与深圳市蛇保局合并前累计有四、五万名职工,蛇会保险金已高达 5.7 亿元人 民币。被蛇口人称为是绝对不能动用职工的这笔“血汗钱”和“养命钱”。

1988 年 3 月,由蛇口工业区劳动人事处属下的蛇口社会保险公司(当时是 李振南任总经理,那时的马明哲还仅仅是一名司机),与原蛇口工商银行副行长黄 小卫协商读判由深圳市工商银行信托投资公司(谭平任经理)共同投资成立了“蛇 口平安保险公司”,注册资本为 5000 万人民币和 5000 万港币,社口社保公司占 51%,(社保公司实际投入 1530 万人民币和 1530 万港币),深工行占 49%股份。 开始由马明哲出任平安保险副经理,地址在蛇口招北 10 撞楼下底层约 100 多平方 米的宿舍楼铺面,挂牌成立了“蛇口平安保险公司”(后来才冠名“中国”两字)。 蛇口社保还用职工的养命钱投资了“宝耀”、“金利美”等企业。当时时任工业区

管委会副主任(主持工作)的熊秉权同志(熊秉权同志后来升任为深圳市检察院检察长)曾经多次亲口向社保的历任总经理,李振南,景晓东,赵勇等人打过招呼说:社保的资金是开发和建设蛇口工业区广大职工群众的血汗钱,养命钱,你们可不能乱花钱,乱用钱,乱投资,一但造成直接和重大的经济损失,这就将是对所有蛇口工业区职工的极大犯罪啊!
   蛇口工业区社会保险基金的发展和多次被肆意抢劫鲸吞及违规黑箱操作亏损的事实:

一、1988 年 3 月:蛇口社保与深圳工商银行信托公司两家投资组建了“蛇 口平安保险公司”.(注明):蛇口工业区蛇保公司是属招商局工业区劳动人事处 属下的一个掌管蛇口工业区全体职工社保资金管理机构性质的企业,它于 1981 年 起就开始向蛇口所有企业(包括中外合资,外商独资,内联企业和工业区直属企业 全部职工)按每月 185 港元/每人的劳务费提取作为蛇口工业区职工的社保基金, 到蛇口社保与深圳市社保局合并之前总资金已超过 10 多亿元(其中部份投资企业 被亏损外,余下还有 5.7 亿),除部份被深圳市局社保收走外,还留下一部份至少 仍由蛇口社保(经理为郑忠发)掌管,这蛇口社保资金一分一厘都是蛇口老职工的 养命钱和血汗钱,既不属于国有,也不属于招商集团,纯属数万名职工的份额(蛇 口社保公司投入的都全部是职工的交纳投保的资金啊,这些资金当时占了整个平安 保险公司 51%的股份.

二、1989 年 3 月:交通部中国远洋公司也参股,占了平保公司 25%股份, 让蛇口社保公司民众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的股权降至为 38.5%,这一种参股由于带 有实质性入股,我们可以认可,严格讲也未经蛇口职工同意和了解入股详情。

三、1990 年 8 月,时任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总经理的乔胜利强行任命其亲信 景晓东担任蛇口社保公司总经理,非法的带强奸性质的行为由景晓东签字把蛇口社 保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的股份抢走了 80%;完全未经过蛇口数万名职工的同意,甚 至是一无所知情况下干的,签了个什么“内部协议书”,完全是一份强盗文件,关 于这里谈及的所谓的“内部协议”, 都是了蛇口工业区职工的社保基金在中国平 安保险公司的股份资产的非法企业行为!也是极大地经济犯罪活动的事实),尽管 后来因为中远公司入资增股的股本扩大的变更,所以参股现名称为“中国平安保险 (集团公司)”的职工份额如继续存在,也至少还应该保有蛇口工业区职工在整个’

中国平安保险(集团公司)”股权中的 38.5%的民众股权!。今年我们找了乔胜利 同志,他明确承认他做错了,要告他,他可以承担责任。

2001 年 12 月,由于乔胜利所谓的“内部协议”抢夺了蛇口社保在中国平保 集团 80%的股权后,蛇口工业区又将蛇口社保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股权中仅剩的 7.7%股份以这远低于市场卖出(当时的市值约 118 亿,却被以 20 亿而卖出),而卖 出的钱近 80%被当权者拿去当作蛇口工业区总经理奖金发放贪污进入了他们经理人 员们的腰包.袁庚同志号召蛇口是凡事都讲“民主”的地方,但是历届招商局蛇口 工业区和招商集团的领导无视蛇口老职工的权益,恰恰被蛇口的当权者乔胜利、顾 立基、熊栋梁及招商集团现任董事长秦晓等被群众骂为“贪腐”的高官们随意不经 过蛇口广大职工群众的同意,把平保民众的股权处置到今天为“零”了!!!这当 中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蛇口的数万名(估计约 4.5 万) 老职工全然不详!!!

四、马明哲原是从广东湛江调蛇口劳动人事处的一名司机既无大学学历文凭, 凭与当时任蛇口社保经理的李振南(此人因涉及经济犯罪至今在逃)的关系而任命 马明哲为最早的平保公司副经理(李振南自任经理但不管事)。后来平保公司越办 越大,越办越好,增值了 4-5000 倍。但马明哲去拉拢了原中国金融界的权威重要 人物刘鸿儒,而刘鸿儒将马明哲培养成了“博士”。刘、马两人关系建立了除“师 生”关系外,个人私下关系已不一般了!

2002 年中国平安公司在刘鸿儒的策划下 在香港上市,马明哲将蛇口社保在中国平安公司权利下的 14.7%股份,按当时折半 市价 118 亿元六分之一的低价 20 亿全部卖出,其中就卖给了刘鸿儒的儿子一部份, 其中的内幕和黑市交易甚为诡秘暧昧,刘鸿儒已是年老退职之前总是通过马明哲为 其儿子留下一笔巨财,而马明哲本人也是吸进了蛇口数万名老职工的血汗钱,从蛇 口的一名司机到中国平保“总裁”个人已拥有数亿元资产了,而作为招商集团董事 长秦晓完全违背了蛇口以发展金融(招行,平保)码头物流(蛇口港,赤湾港)为 主的宗旨和原则,乱用大权,把蛇口社保职工在中国平保的全部民众股权改变为至 今等于“0”了。他在 2003 年 5 月 23 日中央电视台,被主持人和现场观众提问: “中国平安公司现在已是同行业的姣姣者了,从 20 年前的几千万元资本发展成今 天 3000 多亿总资产的大企业,为什么曾经作为平保大股东的招商局,近期却把在 平安全部股权以 20 多亿元的低价转让出去。那这是否违背了招商局以金融为主业 的一个战略规划呢?请问秦先生是出于什么考虑,或招商局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而现任招商局董事长的秦晓当场吞吞吐吐,含糊其词不能自圆其说的回答:“平安 保险公司是从招商局蛇口社保公司经过几次股份化改造过来的,你说我以金融业为 主,不是我做金融投资,我必须主导它的发展方向⋯⋯我觉得资产是可以流动的, 不是说到不好的时候才去卖,在好的时候卖应该是最好的”。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又 问:如果说上市后再卖,会不会收获更大一些?秦晓:“我觉得应该是不要去赚最 后一分钱,不要什么事情做满了,应该是见好就收”。秦晓胡言乱语,隐瞒了当时 的招商局事实上已是债台高筑,债主步步追债,招商局高层这些大贪官们急于套现 还债,被迫于无奈,紧急出售了蛇口老职工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占大股的最为优良 的总资产。把蛇口职工的巨额权益耗尽得全部荡然无存!秦晓罪大恶极!秦晓对蛇 口老职工和群众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比上海市贪官陈良宇还“陈良 宇”!!!

五、蛇口老职工参保的蛇口社会保险公司实际上纯属于职工民众资产,蛇口 工业区和招商局集团、平保公司的高官都应无权不顾职工应有的权益而强权处置, 以权谋私,就按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截至到 2006 年 6 月 30 日,总资产已达 3587.18 亿元,蛇口社保按中远公司参股后的 38.5%比例计算,应获得平保公司的总资产权 益已有 1381.06 亿元。这样一笔本应属于蛇口职工的巨额资产,就是被蛇口工业区、 招商局集团、平保公司通过各种黑幕下的关联交易进行擅自处分,最终被完全侵吞。 而最后分给职工的养老金仅仅是 2.2 亿元为应得总资产的 628 分之一,乃是平保总资 产的冰山一角,这种黑箱中随意进行幕后的操作,把广大职工全然蒙在鼓里,将蛇 口职工在中国平安公司的权益就变为一无所有了。然而,招商局集团的现任董事长 秦晓在上述已谈及的中央电视台 2003 年 5 月 23 日的《对话》节目中,公然将这一 笔金额如此巨大的、对广大职工侵权的行为,轻描淡写成是对一个社保公司公司的 “改造”。这一侵权和出卖职工利益的行为,直接地严重影响几万名职工的晚年生 活,反被其当作“资本运营”的得意之作。

六、1988 年 1 月,蛇口社保用职工养老费在蛇口投资的“宝耀纸箱厂”和 “金利美领带厂”是否赚钱,无从计较外,但投资金碟软件公司注册 100 万人民币 (除时任蛇口社保公司经理的赵勇以其在美国的妹妹参股 15%外,应另当别论)后, 金碟财务软件公司现已拥有 40 亿资产,而主管领导熊栋梁强行指示蛇口社保经理 赵勇将工业区蛇口社保在金碟软件公司的全部股权以“见好就收”的名义,才收回数百万元就全部退股,卖给了现身为金碟公司总裁的徐少春个人控股,而赵勇也保 留了自己妹妹那一份额,他们都拥有数亿和十几亿资产!蛇口社保用职工养命钱投 资金碟软件占 80%的股份因全部退出而等于“0”了,这也是损失侵害了蛇口职工 在金碟公司占的权益高达 35 亿元之多!!

 

七、除了以上这些巨额侵害侵权蛇口职工的巨大利益而犯下弥天大罪的蛇口工业区当权者的作为外,还有被违规操作和贫腐而导致大量的资金流失:

1995 年蛇口社保汇往大连的 172 万中的 120 万资金在 95 年 3 月到 97 年 11 月期间去向不明资金消失。

蛇口蛇保基金在福洲投资的房地产福明苑,2526 万元在蛇口蛇保帐面是消 失。

蛇口蛇保在福明苑项目上放弃了债权,4859 万资金白白送给对方了。

蛇口社保财务部资金余额与证券部的对帐单不符,其中差额为 6969 万元。

蛇口社保证券部接连两次谘询购买彩虹股票合理性,仅每次谘询咨费就支付 249 万元。

蛇口蛇保历任经理造成的基金损失更巨大却没人过问,没人被处分,损失数额 也未公布。

八、到 2005 年 12 月 31 日截至,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总资产已达 3197.06 亿元, 权益总额为 335.22 亿元;到 2006 年 1 月 9 日中国平安在香港上市(代码为 2318) 总市值已超过蛇口工商银行是用国家资金占 49%股份。(马明哲的老婆陈某当时 就在蛇口工商银行的一名副科长,后任副行长)。1000 亿港元。到 2006 年 6 月 30 日截至,中国平保总资产已达 3587.18 亿元,若蛇口社保职工的股份份额还存在到 今天的话,按 38.5%计算,蛇口职工在中国平安集团的总资产份额应为:1829.46 亿 元。而蛇口社保从中只拿回 2。2 亿元,仅为 1/6 以上所指出的问题仅仅是蛇口社 保基金存在着严重的经济犯罪问题的一些方面的问题而已,我们重点是要讨回所占 平安保险公司股份由 51%降至 38。5%的全部权益。蛇口工业区的贪官们抢劫了我 们每一个职工巨额的社保资金。蛇口全体职工要讨回我们应得的血汗钱和养命钱!

这就是这次我们号召蛇口工业区所以的新老职工一起团结起来。为揭露就发生 在我们眼前企业高官们的贪污腐败的事实,为追回我们被蛇口工业区“贪腐”侵吞 的巨额补充养老金,合法而平静地开展万人签名的上书举报蛇口工业区严重的“贪 腐”问题给中央的活动,却因为深圳市南山公安分局的认定错误反应过度而造成的 深圳市蛇口 2006 年”9.26”事件起因和事实真相.

我们请求党中央、国务院、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资委、国家审计总署:

一.派出工作组来深圳市蛇口工业区进行调查核实“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和蛇 口社保公司的严重侵害几万名职工巨额权益受损问题及蛇口高官的贪污腐化问题;

二.请求将 1990 年 8 月 30 日乔胜利与景晓东私下签订的“内部协议”宣布无 效,重新收回蛇口社保在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公司中的 38。5%的权益,以保护蛇口 老职工的合法权益;

三.请求中央、国家审计总暑重新审计蛇口社保公司、蛇口工业区、招商集团、 中国平安保集团公司的资产问题;

四.解决蛇口老职工退休费比深圳市同等人员相对较低问题;

五.解决蛇口大量下岗职工就业和招商局蛇口工业区“高官”待遇(工资高达 几十万)、住房(“高官们”住房 3-400 平米豪宅带车库)问题;(为什么原交通 部的部、司长们宁肯不当京官也要钻空子进香港招商集团当属下公司经理?)

附件: 1.蛇口老职工万人签名部份名单;

2.非法的(关于平安保险公司“甲方”股份权益“内部协议”);

3.2004 年 7 月 5 日蛇口工业区 182 名职工联名向深圳市人民政府、李鸿忠市 长(现为市委书记)呈报的陈情书。

  招商局蛇口工业区万名职工

二 OO 六年九月二十九日